媒体报道
【私人飞机网】若尔通航:江苏仍无真正意义上的私人飞机
发布时间:2014-12    点击数:

    11月22日,由国务院、中央军委空中交通管制委员会(以下简称“国家空管委”)组织的全国低空空域管理改革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。会议提到,我国目前正在沈阳、广州飞行管制区、海南岛、长春、广州、唐山、西安、青岛、杭州、宁波、昆明、重庆飞行管制分区进行真高1000米以下空域管理改革试点,力争2015年在全国推开。中国低空解禁“只闻雷声不见下雨”多年之后终于得到更进一步的明确。


  这意味着,我国自明年起将逐步开放低空管制,允许私人飞机使用1000米以下空域,不必得到军方的批准。于是,中国通用航空业一片欢呼雀跃。许多业内人士认为,“低空开放”无疑会给中国通用航空产业带来一个上万亿元的“大蛋糕”。


  政府、民间都有利可图


  吕勇是中国通用航空产业的领军人物,曾参与中国低空解禁和通用航空运行条例相关立法工作。目前,他和他的若航集团在南京、苏州、绍兴、黄山等地拥有多座通用航空直升机机场及飞行基地。

【私人飞机网】若尔通航:江苏仍无真正意义上的私人飞机(图1)

    
    吕勇介绍,10年前,中国航空业是没有市场化这个概念的,“通用航空”更无从谈起。那时候所谓的通航概念就是“农业部撒个农药、灭个蝗虫;林业部撒个水、灭个火;石油部门送个人到海上石油平台。”


  而现在,中国的通用航空业受到那么多关注,出现“通航热”,吕勇认为其中最主要的因素是“中国人富起来了”。改革开放的30多年里,中国国民生产总值和居民可支配收入翻了好几番,这是“一切的基础”。他说:“中国人有钱了,我们买得起世界上最好、最贵的飞机,有了钱就有了这方面的文化。没有这个基础你是谈不上学飞行、玩飞机的。”


  其次,吕勇觉得“通航热”的另一个原因是中国相关产业的磨合度、制造业水平、产业需求都有了长足的进步,“我们有了世界上最好的制造业”。此外,目前中国经济处在一个下行期,“大家对通航业都有很大的预期,国家希望有新的行业能够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引擎,这是政府迫切想解决的问题。”


  当这三个先决条件都已经具备,吕勇认为政策的解禁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。“以前民间觉得有必要发展通用航空业,但政府觉得可有可无,或者不可控。但在现在这个阶段,在低空解禁这个问题上,政府、民间等利益博弈方在这其中都有利可图。”


  在这次“低空空域管理改革试点”出台之前,中国通用航空业发展一直不温不火。吕勇认为,在低空解禁这个问题上,很多利益相关方在利益再平衡的时候相互博弈,这一短板制约了整个产业“向前跑”。


【私人飞机网】若尔通航:江苏仍无真正意义上的私人飞机(图2)


    吕勇表示,这次真高1000米以下空域管理改革试点对于中国通用航空产业来说不仅仅是一剂“强心剂”,更像是一个产业发展的“催化剂”。


  机场选址不能“屁股决定脑袋”


  在吕勇看来,通航真正发展的标志在于跨区域飞行,这其中最大的短板是基础设施建设。相关数据显示,中国目前通航机场399个(含临时起降点)。这些机场大多集中在东部沿海地区、海上石油平台和东北西北的护林基地,真正能为商业和社会使用的通航机场是比较少的。


  近两年来,通用航空产业成为不少地方产业战略转型的重要内容。比如,江苏江阴青阳通用机场确定今年内开工,是江苏省规划的38个小型通用机场之一。另外,常州溧阳正在规划通用航空机场和通用航空产业园;镇江也在计划建设通用航空产业。


  在吕勇看来,政府规划机场选址一定要经过科学论证,不能脱离当地实际。


  他说:“建设通航机场,从选址上来讲,我们见过太多失败的例子。”他认为,导致失败最主要的原因是“官员做决定时‘屁股决定脑袋’。”


  “你在偏远地区,比如一个年平均工资1200块钱的地方建这么一个机场,直升机起降一个架次8000-2万块钱,普通百姓如何承担?”吕勇一再强调,机场选址要具备很多要素,其中具备一定的经济基础是必不可少的,因为直升机、固定翼飞机都比较商业化、市场化。“不管机场建在哪里,不能脱离当地经济实际,做成一个政府自己的机场。”


【私人飞机网】若尔通航:江苏仍无真正意义上的私人飞机(图3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在中国,“空域开放”一直是艰难和小心翼翼的,尤其是在长三角地区。这块小小的区域内聚集着诸如南京禄口国际机场、上海虹桥机场、浦东国际机场、常州机场、朔方军用机场等数量众多的大小机场,彼此间的平均间距不足200公里。


  “长三角整个区域的空域环境很复杂,改革起来非常难。低空空域开放,国家空管委当时在确定这个原则的时候,主要想法是在每个地区有一个点。相对而言杭州地区只有一个机场,比较方便进行改革试点。”吕勇如此解释上海、南京落选,而杭州入选改革试点城市的原因。


  “空域改革试点要选择容易的来做,如果一上来就选择空域异常复杂的上海,怎么能进行的下去?”


  若航集团副总裁吴晓贝认为,在长三角地区,通用航空业几乎只能选择直升机这一种模式。


  他解释说:“通航产业发展的第一步就是要建机场,而长三角地区土地资源紧缺,新建一个带跑道的,长几千米的大机场是很难的。此外,长三角城市规划密集,市区里高楼林立,飞机的顺畅飞行是需要对周围建筑进行限高的。既不能去新建机场又不能开着固定翼飞机在高楼间来回穿梭,所以长三角只能做直升机。”


  吕勇预判,未来长三角地区私人直升机的主流机型是价格在三四百万元之间,四座型的直升机。


【私人飞机网】若尔通航:江苏仍无真正意义上的私人飞机(图4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不过,要想拥有一架私人飞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
  据吕勇介绍,当你买了一架私人飞机后,并不能立马开着飞机上天。首先你和你的飞机都要持证,要有中国民航的试航认证和飞标认证,还要有飞行签派部门的批准等等。由于中国目前还没有低空空域航图,也没有私人飞机注册的规定和机构,所以私人购买飞机后必须挂靠在航空公司名下。


  其次,你还要组建一个团队。飞机顺利起降,除了飞行员之外还必须依靠机务、导航、签派等地勤人员的配合,一架飞机至少要有五六个人的团队围着转,这样才能完成“飞上天”的第一部分。


  接下来,你将踏上“养飞机”的“烧钱之路”。据了解,目前在中国养一架飞机的开销按飞机价格的不同,从20多万到两三百万一年不等。在江苏地区,一个人年收入至少得在3000万元以上才玩得起私人飞机。


  吕勇认为,中国航空业目前最大的问题是飞机制造,通航产业要长足发展,飞机不能成为永远买不起的“奢侈品”。



版权所有:十大电子游戏网站-百度指南
苏ICP备14051347号-1
  • 联系若航
  • 冲上云霄
  • 空中快报
  • 微笑与骄傲
  • 飞行网络